您现在的位置: 本草网 >> 中医养生 >> 经典医案 >> 正文
章次公学术经验管窥
文章来源:互联网  更新时间:2017/9/27

章次公学术经验管窥

善言古者,有验于今

章次公先生是中西医结合的倡导者之一。早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,他就在实践中敏锐地觉察到中西医各有所长,亦各有所短,中医要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,不惟不能持门户之见,而且还要懂西医,虚心地向西医学习,向西医请教,使现代医学知识为我所用。

据姜春华老师回忆,大约在30年代末期,次公先生曾和他一道去向一位留学归国的李姓医学博士学过听诊。次公先生亦曾撰文,谓既“追随陆渊雷、徐衡之两先生问业于余杭章太炎先生之门,倡言中医改进”,又“与西医中积学之士何云鹤等上下议论,反复研讨”。认为西医在诊断与鉴别诊断上注重实据,确有独到之处,应该取“拿来主义”中西融会之。

融会中西,一炉共冶

肖男,胃脘痛,痛有定时,一为午后3时许,一为凌晨2时许,十二指肠溃疡多有之。琥珀3克,瓦楞子9克,百草霜9克,杏仁泥12克,六轴子12克,云茯苓9克,共研细末,每次饭后1小时半服18克。

章男,下血后,胃之左侧痛并未消失,可以测知溃疡并未收敛。仙鹤草30克,全当归9克,威喜丸9克(包),柿饼霜12克(包),阿胶珠24克。

桑男,舌中剥,其剥在舌根,大多胃黏膜有炎症或溃疡。平素嗜酒,病之主因也。此番因拂逆,上膈隐痛,似痉挛状,其痛彻背。加味金铃子散予之。金铃子9克,延胡索12克,台乌药6克,杏仁泥24克,旋覆花9克(包),云茯苓12克,全瓜蒌12克,五灵脂9克,谷麦芽各9克,佛手9克。

陈女,多酸与胃中灼热有连锁关系,欲除灼热,先当制酸。煅瓦楞30克,米仁12克,竹茹9克,夏枯草12克,煅牡蛎30克,小蓟9克,杏仁18克,云苓12克。

赵女,已届更年期,精神上起变化,有时血压偏高;气候转变,则腰臀酸痛。全当归6克,杭白芍12克,明天麻9克,穞豆衣12克,山萸肉9克,潼沙苑9克,炙草24克,生麦芽12克,大枣5枚。

以上案例非但直截了当地引用西医的名词术语,在病理上也兼用现代医学知识加以分析。如十二指肠溃疡的节律性疼痛、多酸与胃中烧灼感的关系,更年期的神经精神症状及血压波动等,如此记载病案出现在50年之前(由于种种原因,《章次公医案》只收集到先生1940年前后的部分医案),可谓“开风气之先”。

也正是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,先生“举‘发皇古义,融会新知’为大”,主张临床尽可能做到“双重诊断,一重治疗”。所谓“双重诊断”,即中医的诊断和西医的诊断。中医在诊断上,固然要辨“病”,如疟疾、中风、痢疾之类,但更重“辨证”,虽然以症状命名的疾病并不等于就是一个症状,但以辨证(包括主证、兼证及其病因、病理、病位、病性等)为中心是无可置疑的,这样的方法自有其特点和优势,而短处是缺少对疾病的特异性(病原)和确定性(病灶)的认识,因而治疗上也就少了针对性。

“双重诊断”就是要求把中医的辨证与西医的辨病结合起来,治疗上相应地也要把“治病”、“治证”结合起来,疗效就可能会比单一的辨证用药好。至于用药,则千方百计发掘、发现、发挥方药、针灸之长,而不是“中药加西药”,是之谓“一重治疗”。先生的远见卓识,影响相当深远,尽管当时不断遭到非难,但先生“我行我素”,坚持他的追求。笔者1980年访问先生遗属时,章太师母说:中西结合有什么不好!次公说过,我的主张,是“黄帝”教我的:“善言古者,必有验于今。”(语出《素问·举痛论》)

精研药物,讲求实效

章次公先生出自沪上名医丁甘仁、曹颖甫先生之门。曹氏曾谓:众多门人中,得我薪传者,惟次公一人而已。

但次公先生不受所学之囿,不存门户之见。他认为医生所应孜孜以求的是临床疗效,而治病要靠药物,所以他毕生致力于中药的研究和应用,早年曾编著《药物学》四卷,其中大部分资料都载入《中国药学大辞典》一书中。他研究药物,除了参考历代本草著作,还致力于仲景原著以及《千金方》、《外台秘要》和宋人方书,博采众方,并深入探索前贤在用药上的不传之秘。

例如对柴胡这味药,他就用考证方法,据《千金》用柴胡65方,《千金翼方》35方,《外台秘要》54方,《本事方》11方,参以己验,得出其主要作用为:祛瘀、解热、泄下,与洁古、东垣、叶天士“升阳劫阴”之说有异。

正如姜春华老师后来指出的:单用大量柴胡,确能致泻。今人以柴胡升浮,其实柴胡并没有劫伤肝阴的副作用。次公先生敢于疑古,对诸本草所载有疑惑之处,每每据自己的实践,大胆质疑,获取新知。

如传统认为人参、五灵脂为“十九畏”之一,而气虚血瘀证用人参、五灵脂的机会很多。他经长期使用观察,证实二味同用并无任何副作用,而有相得益彰之功。先生也乐于接受现代药物研究的新成果。如结合西医对“肠结核”的认识,在四君子汤、理中汤、诃子散之外加百部一味,即是取百部有抗结核菌的作用。

沈女,黎明泄泻,多属肠痨,此病多在青年,不易速愈。土炒党参9克,野于术9克,云茯苓12克,扁豆衣9克,五味子4.5克,芡实12克,蒸百部9克,清炙草3克。

一切真知都发源于实践经验。对于民间单方草药,先生也着意搜集、验证。在其医案中,如马鞭草抗疟、白槿花清肠、陈红茶止痢、蒲公英治胃痛、麻雀煎汤治百日咳、莱菔缨(即萝卜茎叶)治痢疾肠炎、荠菜花治血尿便血、仙鹤草强心、棉花子补虚止血等等,不胜枚举。

先生博览群书,虽小说闲章,但有裨于临证参考者,亦乐于一试,以验证其效。如《镜花缘》一书有治水泻赤白痢方(制川乌、生熟大黄、苍术、槟榔、杏仁、羌活、甘草),先生觉其组方颇为奇特,然甚合理法,妙在寒热并用而收荡涤积垢、导滞止痛之功。遂试用于痢疾泄泻初起,其效颇著。

先生在实践中发现:不少胃十二指肠溃疡病患者舌苔半光剥,多为气郁化火,灼伤胃阴,或长期使用香燥药所致。此时宜清养胃阴为主,止痛则宜含油脂药物,具缓痉镇痛作用。以大剂量(24~30克)杏仁泥治疗胃痛,即是先生的独到经验。

高男,胃痛开始多作于饥饿时,得食则减;其痛由渐加剧,乃至食前食后皆痛,曾呕吐紫黑色物。今经常嘈杂、饱闷、腹泻。古人属诸痰火,切忌辛香燥烈药。凤凰衣9克,琥珀屑9克,炙马勃9克,柿霜18克,杏仁泥18克,象贝18克,野蔷薇花9克,花粉9克,血余炭9克,研末,每服15克,一日1次。

热病用药,独具一格

急性热性传染病,由于持续高热,而致心阴心阳耗竭者颇不少见。先生指出:仲景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均有“急当救里救表”之说,即有所提示,如四逆诸方,即为热病心衰之剂。曾撰文谓“仲景是发明热病心力衰竭的第一人”。

30年代,祝味菊先生以善用附子著称,虽高热神昏,唇焦舌蔽,亦喜用大剂附子,挽救了不少患者的生命。章先生称之为“心狠手辣”,大为佩服。他自己对热病中后期,邪势方衰而心力不支有厥脱之危者,则常用《冯氏锦囊》之全真一气汤(人参、麦冬、五味子、熟地、白术、制附子、牛膝、炙甘草)。此方合参附汤与生脉散,养阴与温阳并进;至于熟地、白术,则取脾肾兼顾之意。盖热病不危于邪盛,而亡于正衰者多矣。高热患者,若神气萧索,脉来糊数,或脉沉细而不鼓指,或见歇止,或脉微欲绝,即当着力于扶阳强心,保阳气,固阴液。

施女,二诊,湿温十七日,正在紧要关头,出血虽止,然面黄神萎,两脉糊数。用全真一气汤合紫雪丹,一面育阴扶正,一面慧神祛邪,此变法也。炮附块4.5克,潞党参9克,麦冬9克,熟地12克,白术9克,怀牛膝9克,淡竹叶9克,紫雪丹0.9克,分3次服。

李男,此严重之湿温症,两日来大便色红,终日神蒙谵语,湿温病而见此候,生命之危,不绝如缕。川黄柏9克,陈胆星9克,飞滑石15克,白槿花15克,银花炭12克,茯苓18克,石菖蒲9克,马齿苋15克,至宝丹1粒,分4次化服。

二诊:药后红色之便不再作,是为大幸,终日谵语不休,神烦不宁,而面容如此黄晦,脉搏如此细数,皆与证情相反,表示正气竭蹶,苦寒香开之药,势难再进,予全真一气汤作万一之想。炮附块9克,党参9克,生白术9克,鲜生地30克,麦冬9克,远志6克,陈胆星6克,五味子4.5克,怀牛膝12克。此案前后共七诊,在四诊之后,热势即挫,神志亦渐次清晰。至六诊即恢复正常体温。

六神丸本是家喻户晓的喉科用药,先生仔细剖析其配伍用药经验,认为牛黄不仅有清热解毒、芳香开窍、利痰镇惊之功,还有强心的作用;蟾酥不仅攻毒消肿,辟恶通窍,还有强心、升压、兴奋呼吸的作用;麝香亦具强心回苏之功。提出“六神丸可兴奋心肌与脑神经”,热病心力衰竭用桂附则人畏惧之,用六神丸既能强心,又不遭谤,对肺炎、乙脑、肠伤寒等疾病邪毒炽盛、高热鸱张之时,即须注意休克、心衰这一潜在的危机,在其神识乍清乍昧之际,即当投以六神丸。

孔男,病湿温匝月,苔灰腻,脉濡数,扪其肌肤,不甚润泽而热,与人问答,有意识者半,不知所云者半,合目则谵语频作,不更衣十日许。邪气尚未肃清,而正气虚,已是吃紧之极。软柴胡45克,制附子4.5克,生苍术45克,黄芩9克,全瓜蒌12克,杭白芍9克,生枳实9克,连皮槟榔9克,山楂肉12克,莱菔缨9克,六神丸30粒(分三服)。另:参须15克,浓煎代茶。此人午后服药,翌晨三时许,得垢腻之大便甚畅,热减神清,从此方加减,凡十日许而病瘥。

护膜方药,修补溃疡

对胃及十二指肠溃疡的治疗,先生一方面重视整体的辨证论治,如脾胃虚寒,痛处喜热喜按,得热食而安者,用建中汤;气滞,噫气者,用越鞠丸、四磨饮;胃阴伤,舌红,便难,其痛隐隐然者,用一贯煎加减等等。另一方面,又重视溃疡局部的治疗,创造性地提出了“护膜法”。常用药如瓦楞子、滑石、象牙屑、凤凰衣、赤石脂、茯苓、龙骨、伏龙肝等,有保护胃粘膜、促使溃疡愈合的作用。

李男,胃痛8年,多作于食后2小时许,得食可稍缓,有黑粪史,其为溃疡病,殆无疑义。凤凰衣30克,玉蝴蝶30克,轻马勃20克,象贝20克,血余炭15克,琥珀粉15克,共研细末,每服2克,一日3次,食前服。按:凤凰衣即鸡蛋内膜,是先生治疗溃疡病常用之药;玉蝴蝶,功擅舒肝和胃生肌,与凤凰衣同用起协同作用;马勃能止血制酸,与消瘀止血的琥珀同用,治溃疡病出血极佳。

陈女,胃痛多作于食后2小时许,进硬物则其痛更甚,溃疡病之嫌疑甚重,凡此等证过用香燥刺激之药,未有不偾事者,慎之。苦杏仁24克,全当归12克,白芍9克,元胡9克,桃仁9克,茯苓9克,米仁15克,滑石9克。另鸡蛋壳置瓦上焙焦,每服2g,一日3次,饭前服。此案用杏仁、桃仁、当归行滞化瘀止痛,茯苓、苡仁传统认为健脾利湿,此处却是用以保护胃粘膜。

善用虫药,扶危救难

虫类的药用,已有数千年历史。仲景《伤寒》《金匮》开其先,《肘后》《千金》《外台》《本事》继之,其后叶天士、张锡纯、恽铁樵等亦善用虫类药者。章次公先生治疗内、妇科杂病,常用虫类药入复方,以增强疗效。

如痹证之用全蝎、蜈蚣、蕲蛇、地鳖虫、蜂房等以宣痹定痛;早期肝硬化之用蟋蟀、蝼蛄、地鳖虫;神经性头痛之用全蝎、蜈蚣、僵蚕等,皆其例也。其门人朱良春先生得章先生之薪传,潜心研究虫类药物数十年,拟定“益肾蠲痹丸”、“复肝散”等名方,并著《虫类药的运用》一书,对其师之学做出了重要的继承和发扬。兹举先生数案,以见其学验之一斑。

宋男,背部疼痛,右髋关节强直已有7年。精神倦怠,四肢无力,踝关节浮肿,霉季更甚。西医诊断为风湿样脊椎炎、髋关节炎。大活络丹30粒,每日1粒,分2次服。二诊:服大活络丹无反应,亦无显效。几日来天气不正,所苦倍甚。蕲蛇15克,露蜂房15克(焙),炙大蜈蚣5条,炙全蝎6克,三七15克,仙茅15克,全当归30克,桑寄生15克,生白术15克,甘草9克。上药共研极细,用龟鹿二仙胶120克,烊化成浆,为丸,如小绿豆大。每服4.5克,每日2次。用落得打9克,千年健9克,五加皮9克,伸筋草9克,天仙藤12克,煎汤空腹送丸。三诊:背痛、踝肿大为减退。原方续服。

王女,头痛达10年之久,作辍无常,痛剧则呕吐频作,彻夜不寐,痛苦不可名状。治风当先治血,古有名训,但追风通络之品,仍不可少。炮附块30克,全当归30克,大川芎18克,甘枸杞18克,明天麻18克,藁本18克,大蜈蚣10条,炙全蝎18克,制半夏18克,绵黄芪30克,炒枣仁18克,茯苓18克,生白术18克。上药共研细末,一日3次,每次3克,以饭后服为佳。

廿多年前,我有幸在朱良春老师指导下参加章次公先生遗案的整理工作,学到很多终生受益的东西。今年是先生逝世40周年,爰为此文,以志纪念之忱。

【本文选自人卫社新书《读书析疑与临证得失》(增订版)】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没有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