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本草网 >> 中医养生 >> 疾病预防 >> 正文
吉海旺治疗纤维肌痛症的经验
文章来源:互联网  更新时间:2018/8/1

吉海旺教授是陕西省首届名中医, 全国第四、第五批名老中师承教育指导老师, 本人有幸跟随老师学习仅就其辨治纤维肌痛症的经验介绍如下。

吉海旺治疗纤维肌痛症的经验

纤维肌痛症是一种常见的慢性软组织疾病。与损伤、组织退变、炎症期组织粘连有关, 临床上以颈、腰肩和骨盆等处多见, 常成对称性, 主要表现为局部软组织肿胀、增厚、疼痛、压痛, 甚至可形成条索状硬结, 与情绪、气候变化有关。本病的病因目前不明确, 可能由外伤史、病灶感染、慢性劳损、感受风寒与潮湿等混合因素所引起, 严重影响了患者的工作和生活质量。

1吉老师对纤维肌痛症的病因病机见解

从传统医学讲该病属中医“痹症”范畴中痛痹、肌痹范围, 多见于中年女性, 此时肾气渐衰, 天癸枯竭, 冲任二脉虚衰, 精血不足, 致阴阳失去平衡;肾阴亏损, 阳不潜藏, 经脉失于濡养, 脏腑气血不相协调, 故而引发诸多疾病。本病的发生主要与体质、情绪、气候条件、生活环境及饮食等密切相关。吉老师认为本病以阳虚肝郁为主, 肝属木, 主疏泄, 在体合筋, 性喜条达而恶抑郁, 主要为疏畅气机, 调畅情志和调节血液和筋脉。肝的疏泄功能正常, 则气机畅通, 气血调和, 筋脉舒畅, 脏腑功能正常运转。肝气抑郁, 疏泄失常, 气机郁滞, 而生诸病。朱丹溪曰:“气血冲和, 百病不生, 一有怫郁, 诸病生焉。”郁则火动诸病生, 久郁化火, 母病及子, 火扰心神, 则出现口苦咽干、急躁易怒、失眠多梦等症状;肝的气机疏泄功能正常, 还可促进脾的运化, 脾健则湿无以留;脾为后天之本, 气血生化之源, 其运化功能正常, 营养精微物质得以正常输布, 则人体周身得以濡养;肾为先天之本, 肾气的强弱, 取决于先天禀赋及后天滋养, 亦决定人的禀赋特征, 致使不同个体具有对于某种致病因素和某些疾病的易感性, 肾主一身之阴阳, 督脉循脊隶属于肾, 肾阳不足, 导致督脉凝滞, 温煦卫外功能下降, 外邪得以内侵;内因外邪互相为病, 外邪主要是风、寒、湿邪侵袭、滞留筋脉、关节、肌肉, 导致气血运行受阻, 不通则痛。此即《济生方·痹》所云:“皆因体虚, 腠理空疏, 受风寒湿气而成痹也”。

2辨证与辨病结合分型论治

吉老师认为本病治疗的关键在于抓住其本虚标实的病理特点, 根据《内经》“虚则补之, 实则泻之”的原则具体施治, 治疗当“补其不足, 损其有余”, 扶正祛邪、活血通络。扶正其意有二:一是培补脾、肾, 固护正气;二是健脾养血, 畅达脉络。祛邪:一是疏肝解郁, 二是散寒祛湿。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曰:“治病必求于本”, 吉老师把该病分为1肝郁脾虚、寒湿痹阻型, 2肾虚督寒、脉络闭阻型两种证型进行论治。

2.1肝郁脾虚、寒湿痹阻证

此类患者临床多表现为肌肉骨骼疼痛, 晨僵, 头痛, 焦虑易怒, 抑郁、失眠多梦, 疲乏无力, 腹痛腹泻, 舌质红, 苔薄白或薄黄, 脉弦细。治法:疏肝解郁、理气止痛。组方:柴胡、白芍、枳壳、川芎、酸枣仁、珍珠母、黄芩、胆南星、法半夏、当归、鸡血藤加减。方中柴胡、白芍疏肝柔肝理气止痛为君药;枳壳、川芎理气行为臣药;酸枣仁、珍珠母、养心安神、黄芩清泻郁火共为佐药;胆南星、法半夏燥湿化痰散浊, 当归、鸡血藤补血活血通络共为使药, 方中诸药共奏疏肝解郁、理气止痛之效。

典型病例

患者李某, 女, 48 岁, 以“全身多处肌肉、关节酸痛3月, 加重伴头痛半月”之主诉于2013年1月21日来院就诊, 患者3月无明显诱因出现全身多处肌肉、关节全酸痛, 伴心慌、烦躁, 就诊于当地人民医院, 给予心电图、血沉、抗“O”、类风湿因子等检查后未见明显异常, 诊断为更年期综合症, 给予对症治疗后病情好转 (具体用药不详) , 后上述症状反复出现, 症状相对较轻, 未再进行继续治疗, 半月前患者因情绪波动后上述症状加重, 伴有头痛、烦躁、失眠多梦, 为求进一步中西医结合治疗, 来我院就诊, 发病以来, 患者感全身多处肌肉、关节酸痛, 头痛, 烦躁易怒, 失眠多梦, 乏力, 食纳差, 大小便尚可, 舌质红, 苔薄白, 脉弦。查血沉、风湿系列均为阴性, 诊断:纤维肌痛症;吉老师认为证属肝郁脾虚、寒湿痹阻证, 治宜疏肝解郁、理气止痛。处方:柴胡、白芍、当归、炒白术各15g, 川芎、枳壳、秦艽各10g, 红花、羌活、独活、黄芩各12g, 酸枣仁、珍珠母各20g, 7剂, 1d1剂, 水煎服, 分早晚服, 复诊时患者全身肌肉酸痛、烦躁症状较前明显缓解, 睡眠改善, 偶有头痛, 患者诉口干, 续在前方加入玉竹12g, 继服2周。再次就诊时患者诉偶有多梦, 余症状已不明显, 为了巩固疗效, 以前方治疗7剂, 诸症基本悉除。之后随访半年余, 病情稳定。

2.2肾虚督寒、脉络闭阻证

临床多表现为:肌肉骨骼酸软疼痛, 晨僵, 面色萎黄或白, 消瘦, 自汗, 四肢乏力, 健忘、眩晕, 畏寒。舌质淡, 苔白, 脉细弱或沉细。治法:补肾祛寒、散风活络;方以仙灵脾、仙茅、桂枝、杜仲、川断加减, 方中仙灵脾、仙茅补肾温阳, 祛风除湿、扶正固本共为君药;桂枝、鸡血藤温通经络、养血活血、助通脉络为臣药;杜仲、川断、桑寄生、金毛狗脊补益肝肾、强壮筋骨为佐药;独活、秦艽、伸筋草祛风除湿通络、散寒止痛为使药。全方在扶正补虚的基础上, 突出温养筋脉、疏通脉络、祛瘀行滞, 此乃立法、组方之特色所在。

典型病例

患者徐某, 女, 52岁, 以于“四肢肌肉酸软疼痛2月, 加重伴晨僵半月”之主诉于2013年4月6日来院就诊, 发病来患者感四肢肌肉酸软疼痛, 晨起双肩、肘关节僵硬, 活动后僵硬逐渐减轻, 遇冷后症状加重, 面色萎黄, 易自汗, 乏力, 畏寒, 小便频数, 大便正常。舌质淡, 苔白, 脉细缓。实验室检查:血沉、风湿系列均未见异常, 双手X线未见明显异常。吉老师认为此患者证属肾阳虚、脉络痹阻型, 治宜补肾祛寒、散风活络;药用仙灵脾、仙茅、桂枝各12g, 独活、杜仲、川断各15g, 延胡索、威灵仙各10g, 益智仁20g。水煎服, 1d2次, 治疗3周后, 患者临床症状明显减轻, 再次巩固1周后, 患者临床症状消失, 随访至今病情稳定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