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本草网 >> 中医养生 >> 疾病预防 >> 正文
纤维肌痛症到底是什么病
文章来源:熊学琼 彭趣思 钱俊辉  更新时间:2018/8/1

纤维肌痛症(Fibromyalgia,FM),曾被称为纤维织炎综合征(FibrositisSyndrome),自从1972年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SmytheH.A.首次提出临床特征为肌肉、肌腱插入“深部组织”的广泛性疼痛后,1975年Hench,P.K.以纤维肌痛症命名这种病情,并认为这种疼痛主要症状产生于“肌肉、纤维组织”,此后关于该病的研究层出不穷,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诊断标准,直到美国堪萨斯大学的WolfF.及其同事研制的ACR1990标准,才统一了FM的命名和诊断标准。

带你认识纤维肌痛症

该标准包括(1)全身的弥漫性疼痛,(2)压痛点(在18个特殊部位压痛点中至少有11个压痛点),(3)症状出现至少3个月。同时满足以上3点即可诊断为FM,该诊断标准同样适合继发性FM。ACR2010年修订的诊断标准摈弃了压痛点的测量计数,代之以临床症状的评估,简化了FM的临床诊断,更适合临床运用。2011年WolfeF等又将ACR2010年初步诊断标准加以改进成了ACR2010初步诊断标准的修订版,虽然不属于官方标准,却适合用于FM流行病学的调查研究。由于缺乏实验室指标,原发性FM的诊断全靠临床特征,以及全面细致的查体,排除其他全身性疾病(骨关节炎、类风湿性关节炎、风湿性多肌痛、多发性肌炎、系统性红斑狼疮、重性抑郁障碍);排除心理性肌肉疼痛与痉挛。临床上更多的情况则是FM可能并存或继发于上述风湿性疾病及其他非风湿病,如甲状腺机能低下、恶性肿瘤、外伤等等。

FM是常见的风湿病,国外报道普通人群的发病率在1%~11%之间,美国、加拿大、芬兰、西班牙及巴西的研究表明,60岁之前的发病率随年龄增高而增加,此后便下降。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葡萄牙及西班牙的发病率为4.7%,风湿门诊患者中14%为FM;而采用ACR2010标准研究出法国的发病率为2.1%,女性高于男性(2.4%VS1.8%)。虽然临床发现FM并不少见,但迄今国内缺乏流行病学调查资料。尽管FM的病因病理仍不清楚,已经明确与之相关的危害因素多种多样,且互相影响,包括:生理心理压力、睡眠障碍、社会经济状态、物理损伤、生活方式(少动、肥胖、吸烟)、遗传敏感性(与丘脑-垂体-肾上腺轴的基因有关)以及异常的中枢性疼痛感觉处理机制。

其实在中医古籍中,早就有和FM临床特征相吻合的疾病记载。如《灵枢·周痹》所载:“周痹者,在于血脉之中,随脉以上,随脉以下,不能左右,各当其所。”、“此内不在藏,而外未发于皮,独居分肉之间,真气不能周,故命曰周痹。”又如《医学正传》卷五:“因气虚而风寒湿三气乘之,故周身掣痛麻木并作者,古方谓之周痹。”以及《素问·长刺节论》所云:“病在肌肤,肌肤尽痛,名曰肌痹”。周痹指痛处遍及全身的痹症,症见全身疼痛,上下游动,拘急麻木。肌痹为病位在肌肉的痹症,因此FM应属于祖国医学痹症之“周痹”“肌痹”范畴。而除了疼痛特征外,FM患者常伴有失眠、疲倦、抑郁、焦虑、肠易激征,有学者又将其归属于“郁症”范畴。病因病机为素体虚弱,阳气不足,营卫运行失常,复感风寒湿邪,加之七情所伤,气行不畅,阳气不利,邪气留滞经络,痹阻经脉气血,气血瘀阻而为痹。正如《灵枢·痹论》所载:“风寒湿三气杂至,合而为痹也。”“营卫之气,亦令人痹乎?……不与风寒湿气合,故不为痹。”“痛者,寒气多也,有寒故痛也。其不痛不仁者,病久入深,营卫之行涩,经络时疏,故不通,皮肤不营,故不仁。其寒者,阳气少,阴气多,与病相益,故寒也。”

FM的治疗比较困难,目前采用的是多种模式的药物疗法和非药物疗法相结合,着眼于止痛和改善睡眠。治疗FM的药物经FDA批准的只有三种:普瑞巴林、度洛西汀、米那普仑。临床常用的阿米替林(三环类抗抑郁药)、帕罗西汀(选择性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)等,都属于非适应症用药。由于还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能够全面控制FM,开始治疗就应该用多种疗法,药物疗法应由小剂量逐渐增量的方式以达到最佳疗效。最好的治疗应该是个体化的,结合患者教育和非药物疗法。非药物疗法包括认知行为疗法、心理咨询、锻炼、经皮电刺激、针灸、推拿等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